无需首存送彩金

信息阅读

刘忠诚教授:网络与新媒体专业带头人——作家刘忠诚教授以新锐之姿许身先锋文学

时间:2019-06-10

刘忠诚,江西新余人,国家一级编剧,享受江西省政府特殊津贴专家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,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,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,中国戏剧文学学会理事,新余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,著有儿童电影剧本《公树母树三只角》、电视剧剧本《客家吟》、文学评论集《关于有思想的芦苇》、中短篇小说集《黄昏永不到来》、长篇小说《观音十八滴》等,曾获第八届中国文联文艺评论奖二等奖,入围第六届鲁迅文学奖,并获中国小说学会中国当代小说奖,两次获得中国戏剧文学奖,六次获得田汉戏剧奖。土是创作的底色

 

▲刘忠诚(左四)参加中国诗词大会七夕晚会座谈会

故土是创作的底色

时下有句流行语:“一线城市容不下肉身,三四线城市容不下灵魂。”似乎不论是谁,都是生活在别处的异乡人,怀着永恒的乡愁寻找家园。作为土生土长的新余人,刘忠诚在这座小城市找到了既容得下肉身也容得下灵魂的安身之所。风光秀丽的新余是他所熟悉的,这片土地也给了他另一种震撼,使他有一种陌生与熟悉的反差。基于这种反差,作为文艺创作的“多面手”,他以红土地上发生的“人和事”为底色,构建了一个带有浪漫色彩的异度空间。

去年,刘忠诚作为央视2018年中国诗词大会七夕晚会主要策划人之一,便将故土的浪漫融入到晚会之中。新余作为七仙女下凡地,是江西最早的“网红地”之一,境内的“仙女文化”“七夕文化”底蕴深厚。鉴于此,刘忠诚在整台晚会的文本策划中让七夕、诗词、仙女湖这些元素融合在一起,为观众呈现了一幅唯美浪漫的画面。

用江西“IP”进行创擅用江西“IP”进行创作作

在人们看来,文字工作者总是充满了细腻的情感。他们拉近了人与文学的距离,文字语言细致如丝;他们就像是手工艺人一般,精心琢磨;他们又像是画家一样,将浓烈的情感挥洒在笔墨之中,字里行间色彩斑斓。

刘忠诚善于用细腻的情感来构建故事,这在其所创作的电视剧本《客家吟》中便有所体现。这部剧本以赣南8名客家男女为叙事主角,串联起客家人从历经清王朝灭亡到热血参加北伐、苏区革命和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,再到见证改革开放的传奇故事。在创作《客家吟》时,刘忠诚并没有耽恋于客家儿女生活的悲悲切切及怨天尤人,而是让人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客家儿女对美好未来的憧憬,反映出激情燃烧的英雄情结和深沉的家国情怀。

刘忠诚笔下一如《客家吟》这般反映家国情怀的大“IP”电视剧本还有很多。尽管他笔下的人物热血,但他并不认为自己写的仅仅是单色彩的“英雄人物”,他无意传达一种或诸种理念,也无意褒贬其中的一维,却在浓浓的神秘之色中表现出深深的人性与文化之根。

学是一座先锋文学是一座孤岛孤岛

不过,文本之下的细腻情感并不是刘忠诚从事文学创作的唯一标签。经历过20世纪70年代的人都有一段共同的回忆,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里,他们充满朝气,躁动不安,甚至沉沦迷茫。那段日子结束后,中国文坛在20世纪80年代初兴起了一股伤痕与反思潮流。

当时,刘忠诚的作品并没有走伤痕或反思之类的路线,而是透露出先锋文学的气息。他的作品充满了对当时社会、世俗人生的忧患之情,他的文字没有那些刻意的扮酷装嫩,也没有矫揉造作的无病呻吟。用一些评论家的话来说:“他的作品深藏思想的炸弹。”

 

 

▲刘忠诚以先锋、新锐的姿态活跃于文坛

上世纪80年代,刘忠诚以先锋、新锐的姿态在江西文坛崭露头角。《江西小说创作50年》将其列为江西小说家中“新世纪、新面孔、新风貌”引人注目的小说家之一。此外,不少戏剧界专家也评价他为江西戏剧界的新派人物。

刘忠诚的作品“走”出江西后,在全国产生了影响。特别是其文学评论集《关于有思想的芦苇》,每一辑都充满了真知灼见和一以贯之的方法论,充分体现了方法论与理论体系上的创新意识,为理论界吹进了一股清新之风。他的作品以强烈的自我意识和艺术创新著称,通过不断挑战传统的文学叙事,打造个性化的叙事方式,引领读者通过联想、推理、追索等方式,感受作品文外之味、象外之意。因此,“先锋文学”的标签一直伴随着他的创作。

些故有些故事深藏思想的炸弹

对于一位拥有先锋精神的文学创作者而言,往往在行文态度上独辟蹊径、少有牵绊。事实上,刘忠诚作品的风格也是如此,他善于把文字意境转化为画面,强调主观情怀,并且他仿佛深谙绘画之道,留白把握得恰到好处。他的纯文学中篇三部曲《笑药》《黄昏永不到来》《如果你尖叫》所呈现的文学语言,便具有鲜活、跳跃与不羁的风格。

刘忠诚发表在《红岩》的中篇小说《如果你尖叫》。小说开头写着:“现在,我诱导你向一个有序的世界里走去,如果你不以为是陷阱。”因为虽然名为《如果你尖叫》,但从头到尾主人公并没发出一声尖叫。于是,有人提出了这个疑问。刘忠诚听后,先是打了一个比方:“像美国著名电影《雨中人》中没有雨一样,《如果你尖叫》中也没有尖叫声,尖叫只能靠读者想象,生理上的尖叫可以直接传达,但灵魂上的尖叫多靠感觉感知。”

刘忠诚这种极具独创性的作品刷新了人们对小说的传统认知。在他看来,“先锋”并不单单是文学形式上的创新,更在于不断突破既定的阅读和审美趣味。

对文学终身相许

“踩在每一个人脚底下的大陆板块其实就是船,就是诺亚方舟。我们人类其实每时每刻都在漂流。”这是刘忠诚在小说《顺着太平洋漂流》中写的一段话。

扎根乡土、开拓新锐、拷问人性,刘忠诚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一直在漂流着,他的每部作品都像一棵漂在水面的芦苇。虽然时刻漂流着,他却从未被中国文坛的各种变幻不定的流行色所左右,始终坚持着自己的方向,无论是电视剧本还是小说亦或是戏剧理论,都有其独一无二的生命力,就像著名作家、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陈建功对他的评价一样:“文章生气,全在奇士。”

当谈及人和文学的关系时,刘忠诚告诉大家“一个人对文学终身相许,是一种神圣,这种神圣对我来说,几乎不可逃脱,也不想逃脱。我想,这也正是心灵得以支撑,文学得以支撑的原力所在。”